因为他,我也成了艺术的创造者

时间:2019-08-25 12:00:01 来源:武进新闻网 当前位置:IOT物联网 > 星座 > 手机阅读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喜欢逛美术馆,我总是开玩笑的回答,瞎看装逼呗。但今天,这一篇公众号文章,我准备认真谈一谈我为什么喜欢逛当代艺术馆。同时,我也要想大家郑重推荐一位我最喜欢的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



当你走入一个高质量的美术馆时,你常常会觉得很难将自己放空。面对一个优秀的作品时,你的大脑下意识地形成一个又一个或是有趣、或是严肃的观点。与逛商场不同,置身于一个美术馆中,你不再单纯的被取悦,你也不在处于一种无意识的梦游状态,你被迫思考、被迫重新感受自己,你不再麻木。当你走进一个完美的装置艺术时,你常常会有一种与平时截然不同的表现。这种表现使你可以用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重新审视自身与外部世界的关系。然而,像这种的抽象思考,是在装置之外很难完成。在平日的生活中,我们把太多上帝的恩赐当成理所当然,也把太多的正道当作不可实现的美好梦想。艺术,就是那个最美好的媒介,帮助你找回原本就存在这个世界的严肃思考。于此同时,在这个时代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像埃利亚松一样,成为公共艺术的倡导者,摒弃了在艺术界常见的是由上至下的精英主义权力关系,鼓励观众成为艺术品的协同创造者。他们不断的从作品中告诉观众,你们很棒,你们也可以成为艺术的产生者。因此,在观展的过程中,我们也成了艺术家,我们也成为了艺术的一部分。在这种艺术的氛围下,美术馆变成了最自由的地方。


人民日报


生活在北京的朋友,应该对埃利亚松并不陌生,去年夏天红砖美术馆的埃利亚松个展《道隐无名》,是所有人必去的打卡圣地。埃利亚松于1967年出生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一个普通家庭,在父母离异后,埃利亚松跟随热爱艺术的父亲搬到冰岛生活。“从1997年至今,他在世界各地的重要博物馆举办个展,赢得广泛赞誉。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个公共艺术的倡导者,他提倡公众对于艺术的参与,提倡艺术的民主化,提倡将鉴赏艺术的权力交给公众,而非艺术界内部一种小圈子式的居高临下和沾沾自喜。”


下面我就用三个我最喜欢的作品,来讲讲我对他的理解。


气象计划/http://arkitexture.com

Weather project《气象计划》是一个沉浸式的空间作品,埃利亚松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涡轮大厅中,用空气加湿器打造出了大量的雾气,而后用了两百个散发着黄光的单频灯组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圆盘,并将大厅的天花板改造成了镜面。就这样,一个巨大的太阳赫然出现在了美术馆大厅之上。



https://www.wilderutopia.com/


恍若梦境的景观使参观者用一种前所未见的方式欣赏和体验这一装置艺术,有的人躺在地板上观察屋顶镜子中的自己,有的人约上两三个好友在太阳底下自在的野餐,有的人盛装打扮像是参加地球最后的party,更有甚者带来一个独木舟,在昏黄的阳光下独自滑行。


然而,这种自由的欣赏体验正是埃利亚松所期待的,“当我们走进一个美术馆或是画廊,任何探索都变成了可能。在这个空间之中,我们应该更加勇敢、更愿尝试那些在街上或是私人空间里不敢做的事情。”

我们一般去美术馆和博物馆观展时,都会有一些不言而喻的规则,我们要站着,我们要和作品保持距离,我们要小声等等。当我们以为没有规则的时候,实际上规则是一直存在的。气象计划就是基于这个规则,重新去思考,是不是可以改变一些方式,让一切变得更加自由。当人们踏进这个空间的时候,每个人的情感需求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很安静,开始冥思、沉思,有的人很恐慌,像是看到原子弹爆炸后世界末日的景象,但是这些人安静地共处在一个空间里,尽管他们有着不一样的想法,但是可以和而不同。他们可以在一个社区里面成为一个社区的一员,同时保持各自的性格和各自的观点。


“在这样的空间里,人们受邀参与到一个公开的集体对话中,可以自然地躺下和坐下,重新考量自己与自己、自己与博物馆之间的社会契约”。




艺术可以拯救世界么?


我相信可以。

当下社会对于解决全球性问题最大的障碍在于民众的无感。当人们面对一串又一串天文数字时,人们的直观反应并非感同身受,而是简单的不知所措。而这时,就轮到艺术来拯救世界了。


ice watch 冰钟/https://www.phaidon.com


面对气候变暖这一全球性问题时,埃利亚松不断思考,如何使一个抽象的问题、一个远在北极的问题与生活在都市里的人们产生共鸣?2015年巴黎气候峰会时,埃利亚松用《冰钟》回答了这个问题。埃利亚松与丹麦地质学家明尼克·罗欣一起,将12块来自格陵兰的浮游冰块带到了巴黎,以圆圈状放置在巴黎先贤祠前的广场上。远在天边的融化冰块被搬到了城市中心,当观众们将耳朵贴近这些浮冰时,他们能够清晰地听见冰块融化的声音。

https://martin-argyroglo.com


“当我们站在远处观看时,我们会觉得这很简单,“这是冰,我知道”。但是,当你真正摸到它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一个刺骨的温度。此时,我们便将自己的大脑和自己的手连接在了一起,换而言之,我们将自己的感知与我们的行动器官连接在了一起。” 气候变暖、冰川融化不再只是新闻里一个事实,人们可以真正用自己的手、用眼睛、用鼻子去感知这一切。


与此同时,冰钟也生动地体现了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当公众们只需花一个星期的时间便目睹到需要1.5万年才能凝结的冰块融化消失时,每一个观众都会切身感受到抑制全球气候变暖的急迫性。通过这个项目中体验并实际触摸冰块,人们以更深层次的方式将自己与周围环境联系起来,并激发人们做出更进一步的改变。


https://www.lifegate.com


埃利亚松不只用冰冷的北极浮冰警醒人们保护环境的迫切性,他也会“小太阳”给非洲的孩子带去光和温暖。


小太阳,是由埃利亚松和工程师弗雷德里克·奥特森为世界上没有被电网覆盖的16亿人设计的太阳能灯具。小太阳,一面是太阳能电池板,另外一面是中国制作的LED灯,里面是一个可以多次充电的太阳能电池。


https://www.casashopping.dk


它是对今天我们所面对的,自然资源日益匮乏和资本全球化分配不均的,直接回应。截止到今天,共有超过50万个小太阳被投放到了缺乏电力的地区,几十万户家庭因为小太阳获得环保健康的照明方式。同时,小太阳作为一个艺术媒介,使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与那些千里之外的孩子们建立起了连接。每当一个小太阳在西方国家销售时,另一个小太阳将以极低的补贴价格在非洲地区销售。我自己也有一个小太阳,平时我就把它放在窗台上,西雅图的阴天使它常常需要几个星期才能充满电。每次充满电,我就会和它玩上一个晚上,用它看书、学习、打扫屋子,想象着非洲小朋友的生活。就这样,一个收割了西雅图阳光的小太阳,在为我带来光亮的同时,也为乌干达孩子的书桌带去了一束光。We are connected.



艺术就是这样“用抽象概念和形式来面对实社会实际。“虽然有时显得有些虚无缥缈,但我始终觉得艺术可以很直接、很有效的解决社会问题。”



最后,用另一位我超喜欢的艺术家,邱志杰的评价来结束本文:

????????“大体上来说有两类艺术家,一类非常重视形式,非常深入思考自己关心的问题,另一类艺术家更加外向,他们关心社会的、人生的问题...奥拉维尔.埃利亚松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柏拉图正多面体,对几何、数学的美有非常深入的研究,也非常深入地研究材质和结构,但是在另一方面他能够把人和环境的关系,环保的议题乃至于人心理的议题都能够非常好的结合起来。他是非常少见的能把这种深入课题化的思索和人性的关怀能够融合在一起的艺术家。去年夏天我策划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在主题展看到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带着学生、年轻人和各个种族的难民在那里做工作坊,我就意识到,他还有另外一种融合能力,把个人感性的深入的关注和大团队协作完美的融合起来...至于他作品的完美,从泰特涡轮大厅的太阳一直到我们昨天在红砖美术馆看到的这些影子,这些光影,都可以看到一个最出色的艺术家,他能够把简洁和丰富非常完美的融合起来,这是我在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作品里面所感受到的第三种融合的能力。”









相关文章:

星座本月排行

星座精选